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论坛 > 非洲论坛
老兵不死——老兵对津巴布韦政治发展的影响
文章来源:沈晓雷    日期:2016-09-09
】【打印 关闭

最近几天以来,津巴布韦民族解放军老兵协会(Zimbabwe National Liberation War Veterans Association,简称老兵协会)处在了津巴布韦政治的风口浪尖。721日,津巴布韦的一些老兵组织召开了一个反对穆加贝总统的集会,一份反政府秘密公报在会上被发给各大媒体,称津巴布韦老兵已经不承认穆加贝的权力。

727日,穆加贝做出回应,会见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兵,据津《先驱报》报道,这些老兵表达了对穆加贝的支持与爱戴。同日,老兵协会信息和宣传部长道格拉斯·马西亚(Douglas Mahiya)因主持召开721日集会而被捕;81日,老兵协会秘书长维克多·姆特马丹达(Victor Mtemadanda)也因在集会上攻击穆加贝而以破坏总统权威罪被正式批捕;83日,在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针线(简称津民盟)政治局会议结束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津民盟行政秘书伊格纳迪斯·冲伯(Ignatius Chombo)宣布已将9人开除出党,其中包括老兵协会的四名高官,除道格拉斯·马西亚和维克多·姆特马丹达外,还包括政委弗朗西斯·恩汉多(Francis Nhando)和副主席海德曼·莫约(Headman Moyo)。

此次事件之所以引人关注,一方面在于老兵协会自2000年以来一直是穆加贝坚定的支持者,二是其曾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对津巴布韦的政治与经济发展产生过重大的影响。有鉴于此,我们需要简单回顾一下老兵协会的历史。

老兵协会成立于1980年,由津巴布韦独立战争时期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所属的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解放军和津巴布韦非洲人民联盟所属的津巴布韦人民革命军的退役老兵共同组建而成。在成立之初十多年的时间里,老兵协会由于组织等方面的原因,基本没有在津巴布韦的政治中发挥作用。

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由于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老兵的生存境况日益恶化,于是他们开始抱怨被政府遗忘,以致他们已经快沦为乞丐。他们甚至批评津民盟说:“这已经不再是我们所建立的那个津民盟,那个政党已经死了。”

老兵的不满在1997年最终爆发,导火索为政府向在解放战争中负伤的老兵支付的赔偿金遭到政府高官贪污。19977月,愤怒的老兵开始走上街头,冲击了当时正在哈拉雷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的第四届美非商业峰会;811日,300多名老兵迫使穆加贝提前终止了独立日全国电视演讲;813日,老兵又围攻了津民盟的总部;821日,老兵迫使穆加贝坐下来与他们举行会议,宣称如果在19987月之前得不到土地或补偿,他们就要开始占领白人商业农场。

穆加贝最终做出让步。在当年9月在穆塔雷举行的津民盟高层会议上,他宣布针对老兵的一揽子计划,其中包括向每个老兵一次性支付5万津元(约4100美元),并自19981月起每月向每人支付2000津元(约160美元)。根据穆加贝的承诺,津巴布韦政府共需要向5万名退休老兵支付45亿津元(约2.57亿美元)的补偿,而这笔资金的来源,一是大量印刷货币,二是增加税收,如此便对津巴布韦此后的政治经济形势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

首先,大量印制货币导致津巴布韦在19971114日一天的时间里,货币贬值超过一半以上,这不但拉开了津巴布韦货币贬值、恶性通货膨胀和经济危机的序幕,而且人民因由此而导致的经济困难而加大了对政府的不满与反抗。

其次,增加5%的所得税和2.5%的营业税作为“老兵税”的举措,成为导致津巴布韦工会大会在199712月组织大罢工的直接原因,而这次大罢工,导致此前在一定程度上相互配合的老兵运动和工会运动分道扬镳。此后,津巴布韦的各种政治力量不断分化组合,并最终在2000年的占地运动和“快车道”土地改革之后形成政府与老兵和农民为一方,民革运和白人农场主及英国等西方国家为一方的政治组合。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老兵协会正式登上津巴布韦的政治舞台,成为支持津民盟和穆加贝的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

再次回到本文开始的这一事件。津民盟虽然以逮捕和开除格拉斯·马西亚等人的方式暂时平息了这次事件,但近年来作为其政治力量重要组成部分的老兵协会,或者说更广泛意义上的老兵内部出现反对的声音,无疑还是为其敲响了警钟,因为格拉斯·马西亚等人反对穆加贝,无疑反映了津巴布韦政府当前在政治、经济等方面所面临的问题已经开始波及到执政党内部。尤其是进入2016年以来,津巴布韦似乎进入了多事之秋:大旱导致粮食大幅减产、本土化风波、美元现金供应短缺、与南非的贸易争端、拖欠公务员和军警人员等的工资、人们频繁走上街头举行罢工和罢市。这些已经使穆加贝政府疲于应付,如果内部再出现大的问题,无疑将使津民盟和穆加贝雪上加霜。

对于津巴布韦而言,当前存在着两个最为重要的问题,一是经济的恢复与发展,二是围绕着2018年大选的政治角力。从经济层面来看,鉴于津巴布韦当前的经济政策和全球金融危机与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对津巴布韦经济的负面影响,其难以在短期内扭转经济的颓势。而从政治层面来看,津民盟虽然在2014年通过清洗原副总统乔伊斯·穆朱鲁的势力而完成了政治力量整合,但鉴于穆加贝已经92岁高龄,虽然他表示还将参加2018年总统选举,但接班人问题日益成为摆在津民盟头上的一支达摩利斯之剑。

当然,津巴布韦最大的反对党争取民主变革运动也面临着一定的问题:党主席摩根·茨万吉拉伊身患重病,三位副主席可能会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但无论如何,在津巴布韦当前严峻的政治经济形势下,对于津民盟和穆加贝而言,只有保持团结,才能渡过难关。如果老兵在2018年大选中反戈一击,肯定将会给津民盟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本文作者沈晓雷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所方位图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