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论坛 > 中东论坛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沙伊断交危机
文章来源:郑东超    日期:2016-01-14
】【打印 关闭

 

 

正当美俄等国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土俄外交危机尚未平息之时,中东地区的两大力量沙特和伊朗又生事端,两国断绝外交关系,使得本不平静的中东地区局势变得更加跌宕起伏、难以琢磨。沙伊两国断交外交看似偶然的背后隐藏着必然。

断交危机是综合因素叠加的产物

沙特政府处决什叶派教士成为压垮沙特和伊朗外交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其背后映射出的是逊尼派和什叶派间的矛盾。但断交背后,不仅是教派矛盾,还有历史恩怨、现实龃龉等综合因素发酵酿成的后果。

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前,与沙特共同依偎在美国羽翼之下,保持了良好的外交关系。但伊斯兰革命后,沙伊两国在对美政策上分道扬镳,沙特继续亲美的外交政策,而伊朗则走向美国的反面,从美国亲密的伙伴变为敌视的对手,这是沙伊两国由友转敌的历史背景。革命后的伊朗向周边国家实行输出革命政策,此举引起沙特的极大反感和不满,沙特从中感受到来自伊朗的巨大威胁。从此沙伊关系进入低谷期,一直延续至今。对立是沙伊关系的底色,此次断交无非是在两国对立关系上的进一步倒退。

但此次沙伊骤然断交更多的是现实龃龉所致。沙特欲利用中东地区的地位,合力围堵伊朗。沙特和伊朗同属中东地区的大国,但两者在关系上属于异质大国。所谓异质大国就是在教派上,一个是逊尼派占统治地位的国家,一个是什叶派占统治地位的国家,在中东地区教派的不同不仅是宗教的不相为谋,更是政治上的相互为敌。

沙特广袤的面积以及在中东地区相对较多的人口,使其拥有成为中东地区大国的资质。沙特在中东地区逐鹿地区霸权的资本有三,一是石油美元,这是沙特施展外交手腕的根基;二是中东地区逊尼派的领袖地位,这是沙特资以与域内任何国家对抗的有生力量;三是与美国交好,使沙特拥有强有力的域外外力量支持。

但现在看,第三根支柱成为短板,美国和沙特在一系列中东地区事务上意见不同,这使得沙特逐渐意识到,继续实行追随美国的政策,不一定符合本国利益。尤其是美国和伊朗达成核全面协议,沙特对此极为不满,为伊朗“核松绑”,这无疑助长了伊朗地区大国的野心,有助于释放伊朗压抑已久的外交潜力。因此,在抑制伊朗问题上无法从美国处找到答案,沙特转而寻求自救,利用在域内的逊尼派力量,直接与伊朗对抗。

沙伊断交搅乱中东局势

自阿拉伯之春后,中东地区失序,旧格局已被打破,新格局尚未成型。沙特和伊朗作为中东地区两支重要力量,双边无论是良性或恶性互动所造成的影响,必定会超越双边关系,具有地区性,将为塑造中东地区秩序平添复杂性。

中东地区力量集团对立态势将更趋凸显。在中东地区,存在以沙特为主导的逊尼派力量和以伊朗为主导的什叶派力量,两派力量尽管不睦,相互攻击,恶语相向。但基本上维持一种软对抗,两国分别隐藏在幕后“斗法”,至多是进行代理人战争。但在沙特宣布断交后,沙特和伊朗之间的烈度升级,其背后的跟随势力,也将随着沙伊关系的恶化而恶化。因此,巴林、苏丹等国家步沙特后尘,与伊朗断交。因此,中东地区的集团化对抗更加激烈。

沙伊外交危机将使美国的中东政策面临新的考验。目前美国在中东地区有两大棘手难题。一是打击伊斯兰国,随着巴黎恐怖袭击的爆发,中东地区恐怖危害效应溢出中东地区的趋势明显,美国的反恐压力上升。因此,奥巴马政府需要在短时间内看到反恐成效。因此,美国不愿因沙伊外交危机而分散精力。二是不利于美国苦心经营的伊朗核协议的实施。对奥巴马政府而言,希望伊朗遵守核协议,顺利地将协议实施,以成为奥巴马总统的外交遗产。沙伊矛盾升级,不排除伊朗以维护安全为由,升级武器装备,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不利于协议的实施。

两国关系走向何方

目前看,沙特和伊朗外交对抗直接拉升至高位级别,从暗流涌动转为剑拔弩张。下一步两国关系的发展有两个可能方向,第一个方向继续加强危机烈度,打贸易战,相互制裁,直至短兵相接,走向战争。第二个可能方向是两国危机在高位运行一段时间,之后进入平稳期,即便不会立即复交,但会维持一种断交状态下的和平状态。笔者以为,第二种可能性较大。

中东地区的反恐态势使得域内外各种力量不允许再起战端。目前,中东地区头等大事是抑制进而消灭伊斯兰国。尽管在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出现了不同的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的动机上也存有夹带私货的现象。有的甚至是以反恐为名,塑造有利于己的地区态势。尤其对于美国而言,沙伊争斗不符合美国利益。断交危机后,美国国务卿克里开展了密集式的电话外交,分别与巴林、科威特、卡达、阿联酋和阿曼等国外长通话,推动局势降温,避免各国对事态做出过度反应。

一旦沙特和伊朗开启战端,美国不可能袖手旁观,更不会在两国间采取中立政策,实行偏向沙特的政策符合美国外交政策逻辑。但奥巴马政府苦心经营的伊核问题软着陆将面临巨大的困难和挑战。并且,美国现在正在反恐战争上拼杀,无过多精力搅入沙特和伊朗问题。因此,美国在此问题上,肯定是以收为主,抑制沙特收敛攻势,奉劝伊朗知进退,防止其走得过远,进而走向难以控制的地步。

伊朗务实外交注定了不愿与沙特开战。就目前中东局势棋局看,对伊朗有利。如果与沙特开战,很可能使鲁哈尼政府之前的一切努力化为泡影。伊核协议已经达成,美国对伊朗的外交孤立政策不攻自破,国际社会和美国对伊朗的制裁逐步取消。延续该趋势,在未来数年伊朗很可能将迎来一个发展机遇期。对于常年遭受经济制裁的伊朗而言,与地区大国沙特大打出手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因此,可以判定伊朗在此次危机中会采取相对较为克制的姿态。因此,伊朗可能在言行上与沙特对峙,反唇相讥,但不会在军事上有实质动作。

(本文作者郑东超系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所方位图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