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论坛 > 中东论坛
伊朗议会选举之后,经济改革将一片坦途?
文章来源:刘冬    日期:2016-03-31
】【打印 关闭

2016229日,伊朗内政部长拉赫玛尼·法兹利宣布伊朗新一届议会选举投票结束。在议会选举中,伊朗改革派异军突起,打破了由保守派垄断议会的政治格局。据报道,伊朗议会共有290个席位,改革派获得95席,伊朗保守派在议会选举中获得105个席位,独立派以及少数宗教派别分别获得14席和5席。改革派在议会选举中取得巨大进步之后,各界对伊朗继续缓和与西方国家关系,融入国际社会,提高经济开放程度充满了期待。那么,改革派在议会选举中取得巨大进步之后,伊朗经济改革就真的会一片坦途吗?

笔者认为,尽管议会中改革派力量的壮大有助于伊朗各项改革政策的推出,但由于保守派力量依然十分强大,如果在改革关键期,伊朗经济发展出现问题,在保守派的牵制下,伊朗经济改革之路也有可能会陷入停滞。实际上,远在上世纪90年代末,伊朗上一任改革派总统哈梅内伊改革实验的失败,也是与第二次反向石油危机期间,油价降至10美元/桶以下,伊朗经济出现问题有关。而目前伊朗所面临的外部经济环境与上世纪90年代末期比较类似。在国际油价低迷的市场环境下,伊朗改革派政府是否能够稳定经济,继续推进改革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伊朗经济改革的不确定性首先是因为改革派主要是靠经济发展“成绩单”赢取选民支持,低油价下,改革派稳定伊朗经济发展的压力十分巨大。

从近些年伊朗政局的变化来看,伊朗改革派赢取选民支持主要依靠的是在促进经济发展上取得的成绩。毕竟,正是在制裁压力下、经济发展举步维艰才会让民众在2013年选择选择鲁哈尼,这一改革派代表就任伊朗总统。而鲁哈尼担任伊朗总统后,伊朗经济在压力下逐渐企稳也是确保他逐渐得到民众认可的重要因素。2013年,鲁哈尼担任伊朗总统之初,从内贾德手中接下的是一个烂摊子,经历了多年被美国副总统拜登称作是“史上最严厉的制裁”,伊朗经济已是千疮百孔。在鲁哈尼上台之前的2012年,伊朗经济增长率为-6.6%,通胀率高达30.5%。鲁哈尼上任后,通过实施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帮助伊朗经济逐渐企稳,2014年,伊朗经济增长率上升至4.3%,通胀率下降至15.5%2015年,尽管受到国际油价下跌影响,伊朗经济增长率依然保持了0.87%的正增长。20157月,伊朗核协议全面达成后,很多国际组织都调高了伊朗经济发展的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制裁解除后,伊朗经济将会逐步恢复常态。2016~2020年,伊朗经济增长率将会维持在4%左右,此外,通胀率也会逐步下降,从目前的15%左右降至2020年的5%。从而使伊朗成为中东地区最具发展潜力的国家。受此影响,国内民众对伊朗经济发展的期望异常高涨。也正是因为得益于此,伊朗改革派在今年议会选举中取得巨大胜利,打破保守派垄断议会的政党执政格局。

如果伊朗经济发展果真如同联合国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的那样,未来实现稳步增长,鲁哈尼将会得到更多民众支持,改革派在伊朗国内政治的影响力也会进一步扩大,经济改革向前推进也将会更为顺利。不过,当前国际石油市场存在的低油价却使伊朗经济承受了巨大压力2014年年中开始,国际油价进入了“自由落体”式的下跌通道,截至到20151月,布伦特油价已从20146月份的111.8美元/桶降至30.7美元/桶,同期,WTI油价亦从105.79美元/桶降至31.68美元/桶。与其他经济产油国一样,石油出口收入是伊朗国家财政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2014年,伊朗政府预算平衡油价高达153.4美元/桶,国际收支平衡油价高达93.4美元/桶。虽然2015年伊朗经济勉强维持了正增长,但国际油价如若继续探底,伊朗经济很可能会受到巨大冲击。如经济下滑导致失业问题和通胀问题加剧,很可能会削弱鲁哈尼政府的支持率和改革政策推行的执行力。

其次,伊朗改革前景的不确定性也来自保守派政治力量的牵制。选举后,保守派在议会获得的席位仍超过改革派,而在专家委员会选举中,保守派垄断的格局更是未出现松动。而在伊朗,专家委员会的权力很大,委员会由80余名宗教法学家组成,全民选出,主要职能是选举伊朗宗教领袖,并监督其行为,并在其不称职或失去领袖必要条件时废黜领袖。专家委员会任期8年,相比议会,对伊朗政治影响时间更长。另据伊朗国内媒体报道,现任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已76岁,本届专家委员会可能会选出他的继任人,因此这次选举意义重大。在经济发展政策方面,许多保守派政治精英反对幅度过大的市场经济改革,认为很多改革措施,例如带有产量分成性质的油气开发合同推出,是向外国人出让主权,是对伊朗宪法的公然违背。但对于鲁哈尼政府来说,如果不推出幅度较大的市场化改革,伊朗经济将很难找到出路。在伊朗未来改革之路上,保守派与改革派之间的交锋依然会非常激烈,如果因为经济发展出现问题,改革派力量收到削弱,在保守派的影响下,伊朗改革也有可能陷入停滞,乃至出现倒退。

总体来看,伊朗未来一两年内经济发展情况将会对其经济改革进程施加巨大影响,而油气出口收入对伊朗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在当前市场环境下,通过推出更具吸引力的油气开发合同吸引外国公司投资,提高国内油气产量,获取更多油气出口收入对稳定伊朗经济、继续推进经济改革将十分重要。因此,议会选举后,推进油气部门改革,扩大油气部门对外开放程度也将会是鲁哈尼政府着力推进的改革的重中之重。

(本文作者刘冬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东研究室副主任、助理研究员)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所方位图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